德育处教育长三千

看这里看这里!
可以叫我丸子!
原cn:瑾梨丸,柚咲,柚宸。
主追凹凸世界,第五人格,我的英雄学院。
杂食动物。
画的都是没有质量的东西,几乎都是指绘,我想要板子啊呜哇!
谢谢各位小可爱关注我,注意不要ky。
凹凸本命军师卡米尔【卡卡怎么那么好!】。
第五目前本命园丁艾玛·伍兹小姐。
我英本命轰轰和电电!(不行这两个我都无法割舍其中一个!)
凹凸最大雷点卡埃卡,瑞嘉瑞卡米尔cp向只吃卡艾卡雷雷卡安卡帕卡。
第五最大雷点杰医,医生cp向只吃园医医园了解一下。
我英最大雷点轰爆轰,轰百轰,真的轰和爆豪他俩我都觉得攻,真的真的接受不来!
对各位的称呼均为小可爱,认识的人就叫外号【ni】。

是一些最近的自设同人和描图…!
因为太多了就不打tag了੭ ᐕ)੭*⁾⁾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小笛:

是沙雕瑞(?),感谢古古圆我的梦


青春期的小男孩可没有表面上那么酷哥

你看他一本正经皱着眉思考的样子,实际上人家心里想得全是发小(男)


所以说啊……


你们什么时候结婚?


文:笛 

图:古

古_圈:

@小笛 合作的沙雕条,笛笛脚本我画画,笛笛功力太强了,我边画边笑


既然是沙雕还是ooc预警一下

【原创】枫叶

是做梦梦到的,好不容易有个全的梦一定要码下来!有一些是真实事件。

————

今天爸爸放假,爸爸很开心,拉着窝在沙发上的我准备去看秋天的枫叶,平时一贯死肥宅不想出门的我看到外面飞扬的浅色枫叶,心情也变好了,便一改往日作风被奶奶裹得严严实实地被爸爸拉出去了。
东北的风可真是刺骨。我抓紧包在我脖子上的织线围巾死死贴近脸颊。但是爸爸却只穿了件黑色夹克,不知是因为以前在这个城市卖货不怕冻了还是真的从小身子禁冻。我呼出一口热气看着前面的那个身影。不高,瘦瘦的,因为年纪快半百所以有些驼背。想起爸爸每每对我笑时皱纹满脸的样子就揪心,移眼看向对面马路穿行的车,再移眼到发橙光的影子的枫叶林。
真好看啊。
在路上看着对面马路那些枫叶林出神。爸爸回头问我在想什么。我说没事,就是觉得枫叶好看而已。爸爸就很认真地应答了两声,转头继续走。
这种敷衍的回答也就能糊弄爸爸了。
不经意间似乎视线里的枫叶,越往前进颜色就越深,深到成了红色。
车辆也变多了,不知不觉间机动声不见了,就像成了一个个素材一样从右往左移动过去。
看着这一片片枫叶林从左往右渐变的颜色,真佩服管这一路植被的人,突然又有了绘画的灵感。
爸爸就一直在前面走,没有像以前一样和我聊各种他在这里的所见所闻。
渐渐地枫叶摆动的沙沙声音也消失了,耳边呼呼的风声也没了,世界突然安静下来。
就像按动了静音键一样,周围的东西在动,我和爸爸在动。深色枫叶随风吹了满天,自己的心跳似是落了一拍。
可是这时爸爸裤兜里的手机响了,破了这份宁静。
“喂?”爸爸接了电话。
我皱皱眉,看向爸爸周围的枫叶林。
突然眼睛一亮。
爸爸站的路的对面,有一个很大的公用宅子,虚掩着铁栏门,似乎有吸引着我进去的魔力。
我记得这条路上没有宅子啊。
“什么?我妈养了这么长时间的孩子你说带走就带走?**(听奶奶说是妈妈的名字,不方便透露),你也太不知好歹了吧!?”说实话爸爸这样子很可怕,眉毛皱在一起,瞪圆眼睛,吵吵嚷嚷。
看起来又吵上了。
我想他现在也不会管身后包得像粽子一样的我,移步欲穿过马路去对面的宅子。路上的那些车很默契地停下给我让出了一条道路。想看眼车里的人,可是看不清司机的脸。和他们道声谢后我就小跑向了宅子。
走近宅子才发现比我预想的大的多了。
推开铁栏门,房门敞开着,我就进去了。
楼上传来了一个小孩回答问题和几个老师讲课的声音。
“谁会画画?”我身边的房间一个女声问道。
本着对画画感兴趣的心我打开门冲进去马上喊道:“我会!”
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,房间里没有一个人,只有我这个闯入者和她。
“你来了啊。”她似是被吓到了,但又平静了。
她笑着带我上楼,停在走廊里,指着右面关着的门对我说,那扇门里的孩子在学习,不要随便开门打扰到了。我在楼下听到的讲课的声音就是在那间教室发出来的。
我点点头,放慢脚步,生怕打扰到那扇门后面的几位。
那带我走的女性笑道,隔音很好的,你不用这么小心。
哇啊,笑得好好看。
“想成为那样温柔稳重的人。”脑海里有个人这么说道。
“闭嘴。安静点。”我在内心这么和另一个声音说道。
那女性带我进了那间教室对面的房间,一进门就是成摞的画册,有一个迎接的仆人,鞠躬向她问好。
她抽出一本很可爱的画本,翻了翻,递给我一页空白。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她笑,“能画出一个妖娆的男子吗?”她递过来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。
“能的!”我接过笔回了一声,结果整个房间都回荡着我的声音,弄得我特别尴尬。虽然不知道要画这个干嘛,但是还是应了。
我急忙着手去画,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她建议我把外套围巾都脱下来,不然会很热。我脱了以后身边的仆人帮我挂了起来。
她在旁边就看着我把一个火柴人套上骨架,套上衣服,加上头发和五官,抠细节。连连赞叹。
就在马上完成的时候,我手停住了。一下把整张画擦掉了。
她微惊,问我为什么擦掉。
我拿起随身带着的蓝色水性笔,画了一副可爱的画,上面带着小人和各种各样的小花。
“这个画本是小孩子的吧。”我说,“如果是小孩子的话,应该是喜欢可爱一点的吧?”快画完才想到这是小孩子的画本的我真是没谁了。
她听我讲的话笑了,是呢。
她看我这么喜欢画画,就和我说了好多她在各地旅游所知的绘画见闻。我收获了很多。
接着她和我讲了对面那间屋子里那个孩子的故事:打疫苗被打过不知名的药剂导致体弱多病,三岁时送进托儿所受虐待哭泣导致有了咽炎这个后遗症,在托儿所长期失去父母的爱导致沉默寡言。
她想救救那个孩子,把那孩子带到这个新的环境还是被周围的同龄人欺负,只能待在那间小屋子里接受正规教育了。
我听得一愣一愣的。
她突然接到电话,有事先走了,让我一个人待一会。
“校长大人真的很负责任了。”仆人说。
“嗯?”我又一愣。那个女性竟然是校长?
“明明资质那么好,还要为一个小孩子付上自己的时间。”仆人说。
“这话怎么讲?”我问。
“校长学历很高,人又办事妥当,本来想学绘画专业,结果前些年遇到这孩子就废了好大劲选了老师。去托儿所特殊教她不行就自己申请开了个托儿所教她,前段日子因为有人欺负她所以校长就改成只教她一个人了。”
“为什么这么费心教那个孩子一个人?”
“那就不知道了。我问过,可是校长就是笑了笑就翻过了。”
身旁有几支马克笔,就好像看到了那个孩子在画画一样。我情不自禁地拿起笔,翻了画本的下一页,写了很多激励那个孩子的话,想让那个孩子加油,好好和同龄人相处。
那个仆人蹲下来看着我写的东西,笑了:“她看到你给她写的东西一定会高兴的。”
“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我想出一句话就写上一点,不一会儿纸上就充满了花花绿绿的马克笔写的大大小小的字。
“留个名字和时间吧。”仆人说。
于是我写上了。
在我伸了个懒腰的时候身边的画册都掉了下来,砸的我头很痛。
有几本翻开了。
上面有我的名字,几年后的,几年前的日期。
各种各样的安慰话语映于纸上。
然后我就想起了我。
那个孩子就是我。
那个校长也进来了。
“我是你。”
梦境开始崩坏。如同碎玻璃一样。
可能忘记了现实。这时才想起要回去找爸爸。
“醒来吧。”
我猛地睁开眼睛蹦起来,爸爸马上来查看我。
我还没从刚刚的梦里回过神来。
“你说你啊,怎么我在前面打电话你跑斑马线在对面椅子上睡过去了?”他看我没事叹口气,“要不是你打了呼噜我差点就要把你送去医院了。”
我抬头没再看到那个大宅子。宅子没了,周围也没有深色的枫叶了,全部都是统一的浅色枫叶。代替大宅子的是大片的枫叶林。铁栏门的位置是我坐着的长木椅,头顶吹着很冷的风,枫叶打出了光影。
是梦吗?但是那么清晰。
“不舒服就回家吧。”爸爸把我戴歪了的围巾戴正叹气,拍拍我,“咱大女儿可不能被冻到啊。”
“没事爸!你看我一点事也没有。”我装没事样。
“啊嘁!”于是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。
“你还说你没事。回家吧,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我把手塞进兜里,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,一展开是我看到的一页安慰中的一角。虽然有残破,但是还能看见写的什么。
“努力活下去。”
落款是两年前的我。
“起来了!几点了!”奶奶的声音突然把我叫醒。
“你说说,这都七点了你还不起来!”
“吃饭了赶紧收拾收拾起床!”
我起身发现是梦中梦。第一次梦的这么全就急忙开始起床码字。
“你还吃饭不啊!”
“等会!”
于是真正地梦醒了。

——
实际上梦里的大宅子里只有我和校长,小时候的我。那些老师都是人造的机器人。有些情节码着码着就忘了,没有完全写全面,超级抱歉!说实话梦里的环境真的超级惊艳了呜呜呜呜呜!!!

超凶哈哈哈哈

啸天脑洞爆炸:

当你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视着你。

——尼采 《善恶的彼岸》

是杀天手书的剧透。
嘿猜出来是什么了吗!

空间跟风来一波描图。原作者谁我不知道要不了授权……
我被虐哭了,你呢?
剧情需要,漏涂。(我才不会说我真的漏涂了呢)

故意写难看的字了解一下,故意不扣细节了解一下。头一次画得这么爽不用抠细节。

怕被打所以不加cp的tag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我真的吃zr相信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群里爆爆爆豪的黑长(?)直双马尾女仆装嘿嘿嘿……(痴汉笑)
(对我来说这头发很长了)
(不要打我哈哈哈哈哈)
(不了解女仆装怎么画就这样吧……)

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亡凝视的Zack哈哈哈哈哈哈哈

鼓起勇气用画吧画了一张ray。
然后。
特么还是删了吧。
(等等你还要用它看人物资料呢)